從低成本恐怖短片到《沙贊》,導演David F. Sandberg的8個拍片建議

7天前發布

幕后 | 導演制片


從低成本恐怖短片到《沙贊》1.jpg




對David F. Sandberg這個名字還有些陌生嗎?如果提到兩部挑戰感官神經的恐怖片《鬼關燈》、《安娜貝爾:造孽》,或是充滿人性的幽默英雄電影《沙贊!》,或許你會比較熟悉,而這些正是出自導演David F. Sandberg之手。

事實上,早在Sandberg完成這三部大銀幕作品之前,他就以另一個身份——YouTube上的ponysmasher,拍攝“去一趟IKEA就能搞定”的超低預算恐怖短片系列,也分享許多相關的幕后視頻制作經歷。本文將整理David F. Sandberg親自歸納,關于他一路從獨立創作的拍片人,晉升為好萊塢導演,當中的8個心境轉變、體悟與建議,和讀者分享。


01角色越多問題越


從低成本恐怖短片到《沙贊》2.jpg



Sandberg認為有一堆角色互動的《沙贊!》(Shazam!)最難處理

“角色越多,問題越棘手,不管是走位還是鏡位安排,你會需要很多補充鏡頭。”

Sandberg早期拍攝的短片,主角都是自己還有老婆Lotta,開始執導長片作品之后,角色數量也隨之增加,他以最基本的對話鏡頭做舉例,表示那一點也不是輕松的事:“當A要與B對話,你需要一組補充鏡頭;接著A跟C對話,你又需要另一個鏡位,就在這時D也加入,一瞬間,全都是鏡位安排。”Sandberg提及了《沙贊!》結尾,游樂園大戰那場戲,有整整14個角色要互動,他甚至要先制作俯視模擬圖,才能確實掌握這場戲的動向位置。此外,也要注意突然切換至某個單一角色的鏡頭時,要適時讓其他角色出現在畫面中,哪怕只有一小部分,以避免畫面太過單薄且突兀。


02 聲音比畫面更重要


從低成本恐怖短片到《沙贊》3.png



拍攝短片時期,David F. Sandberg就是自己的“擬音師”

“想像一下,如果你必須用其中一種方式看完整部電影,

你會選擇哪一種(爛畫面好聲音/爛聲音好畫面)?”


也許你會認為,對一個拍恐怖短片起家的導演來說,常會以聲音營造氛圍,因此這樣的說法從Sandberg口中說出似乎有些偏頗,但他用兩段同樣的畫面來說服觀眾:一個畫質低落但聲音清楚;另一個聲音糟糕畫質優異,哪個讓你更不想看完影片?

結果顯而易見,音質極差的那一段,確實更影響觀影體驗,但Sandberg也解釋,即使不現場收音,聲音在后制處理上也相對比其他項目省時省力,因此還是以拍攝為優先,只是別忘記聲音的重要,他開玩笑稱:“錄下好的聲音也許不像拍出好畫面那么『性感』,但確實是再重要也不為過的事。”

03 解析度的影響不是很大


從低成本恐怖短片到《沙贊》4.png



《鬼關燈》(Light Out)是由Sandberg拍的同名短片發展而成

“你有怎樣的畫面,比你有多少的解析度,重要太多了。”

Sandberg承認自己當初在拍短片時,也非常在意解析度的問題,認為一定越高清越好,而且不想在后制上做任何感覺會影響畫面品質的調整;但拍過三部好萊塢電影后,他認為解析度絕對沒有你想的那么重要。

畢竟現在后制能處理的事情越來越多,加上熒幕顯示器、IMAX等技術革新,對影像呈現的要求已經不只是“清楚”,更重要的反而是對比、尤其明暗部份的細節表現(例如HDR),是否能讓影像更為“銳利”。Sandberg也澄清:“我并不是說如果你有那種解析度8K之類的攝影機,別用來拍攝;我只是想表達如果你沒有那種設備,也不用擔心這個問題。”


04別忘了拍片的緊迫感



從低成本恐怖短片到《沙贊》5.jpg



“確實思考自己一開始想做什么,接下來要做什么,并且跟演員溝通,

這是很基本,卻偶爾會被人忽略的事情。”

原本在自己家里獨立創作,后來到好萊塢的大型片場,與更多演員、劇組人員合作,Sandberg確實經歷了兩者之間的巨大差異——工作上的急迫感。低成本獨立拍片時期,往往有了想法便馬上付諸行動,整個過程是快節奏、充滿能量的;反之,在大視頻制作的拍攝現場,則多了許多“等待”。

“在拍片現場,有很多時間都在“等”。你坐在那等,演員們也是如此,那種情況很難維持活力,很容易忘記自己在哪、想做什么。”Sandberg表示,有時甚至是看到剪出來的畫面,才驚覺:『她為什么沒表現得更害怕?』或者『他們怎么沒跑起來?』之類的問題。因此他提醒,永遠都要保持拍短片時的急迫感與活力。

05 做好做滿做超過


從低成本恐怖短片到《沙贊》6.jpg



《安娜貝爾:造孽》(Annabelle: Creation)

“有時候你必須做得夸張一點,才能剛好達到你本來預想的結果。”

聽起來也許有點奇怪,但就像是當下拍攝時,你可能覺得某個運鏡做起來好像很瘋狂,而實際呈現的畫面看起來卻稀松平常,Sandberg表示:“我鮮少在剪輯階段時,說出像是『我覺得這個應該小一點,別那么極端』之類的話,情況往往相反,我總希望能更多更大更夸張一點。”

他提及第一次看到《安娜貝爾:造孽》在現實中的那棟房子時,還覺得有點太特色鮮明、太“提姆波頓(注1)”,結果拍完看起來也沒那么夸張,就只是一間怪怪的老房子;因此處理房子燈泡爆破一幕,他特別要求特效人員要來場“麥可貝(注2)”式的爆炸,以達到“一般”的效果。

注1:Tim Burton,風格黑暗怪誕的鬼才導演

注2:Michael Bay,以驚人爆破場面聞名的導演

06結尾是成敗關鍵

“不好的結局,足以抹煞你前面做的幾乎所有事。”

關于這點,Sandberg以自己的長片處女作《鬼關燈》為例,他表示在試片的時候,觀眾反應非常熱烈,最后得到的分數卻不怎么樣,后來才發覺,原來觀眾并不喜歡結尾。

“我們有點拖太久,試著呈現太多內容。”Sandberg說。為此,他們舉行另一場試片,放了剪掉后面整整五分鐘內容的版本,評分果然竄升至高點。他也認為一個好的結局,能讓觀眾接受很多事,哪怕前面劇情很拖、很多地方沒那么完美,觀眾都可能因為一個好結尾,而喜歡這部作品。

07初剪版本肯定會讓你覺得糟


從低成本恐怖短片到《沙贊》7.jpg



Sandberg目前唯二恐怖長片作品,都是由恐怖大師溫子仁監制

“我跟你保證,那絕對不是真的很糟,至少不像你想的那么糟。”

在首度執導長片《鬼關燈》時,Sandberg就已經被制作人告知,肯定會覺得初剪版本是“垃圾”,他也承認即使如此,第一次看還是認不住說:“我知道其他導演肯定覺得這是垃圾,但...這真的是垃圾。”

不過事后他也理解,這都是大規模大制作必經的過程,初剪版本只是雛型,一定需要花時間去整理、修改,要給這個版本一些“按摩”,做更多不同的嘗試,才能得到更好的成果。因此,不要第一時間否定自己的作品,花心思去想要怎么修改才更實際。

08失落感無可避免


從低成本恐怖短片到《沙贊》8.png



Sandberg的老婆Lotta Losten,是他“超低預算恐怖短片系列”的最佳女主角兼工作伙伴

“拍片最棒的時刻,就在你還沒完成它以前,也就是前期。”

Sandberg認為,還沒拍任何畫面之前,任何作品都有有無限的可能,甚至可能是影史最佳之作,但開始拍攝到一半之后,就會迎來第一個“失落”:“現實會讓你知道:『好吧,這也許不是世上最棒的作品。』事實上,那可能甚至跟我心中想的完全不一樣。”

接著第二個“失落”,就是千辛萬苦完成拍攝之后,卻看到前一點提及的“初剪”版本,陷入與現實妥協、試著努力修改出最好版本的掙扎之中;最后一個“失落”,就是完成作品之后。因為一切為了拍片而努力的生活模式即將改變,一切又得回歸從前,仿佛一個重要的目標與生活重心消失了。

當然你也許會成功,會賺到更多錢,但是作為拍片人會有失落感可能還是無法避免,因此要學會接受并處之泰然。“我單身、沒工作、沒錢,還住家里,好萊塢像是另一個星球的東西,根本不可能發生。”Sandberg也坦言自己20歲左右的生活一團糟,甚至要服用抗憂郁藥才能度日,所幸他沒有因此

一蹶不振,才能與老婆Lotta相識并合作拍短片,一路拍到好萊塢賣座長片。


內容由作者原創,轉載請注明來源,附以原文鏈接

http://www.jcbttv.icu/news/4589.html

表情

添加圖片

發表評論

全部評論

手机apk软件开发